艾瑞報告解讀樂樂課堂,“本地化教研”成教育下沉關鍵

樂樂課堂 on 2021-02-04

2021-1-21  和訊網



2020年,教培行業可謂冰火兩重天。傳統線下教育機構在疫情沖擊中受創尤甚,昔日火爆的線下培訓機構一度失去往日榮光。與此同時,在線教育卻意外獲得廣泛關注,成為逆周期且高速增長的行業之一。

近日,艾瑞咨詢發布的《2020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市場規模同比增長35.5%至2573億元。在疫情的沖擊下,在線教育發展明顯加速,并將透支一部分2021年的增速,整個行業分工不斷深化、細化。此外,隨著一二線城市教培市場競爭更加激烈,下沉市場成為新藍海。

報告認為,樂樂課堂以內容為核心,圍繞學生端、教師端、教培機構端打造的學習及教學全場景矩陣,已成為互聯網教育領域里創新模式的引領者。其中,行業首創的錄播雙師產品樂樂輕課,通過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將極具性價比的內容輸出到下沉市場,讓更多學生共享優質教育資源,助力普惠教育、促進教育均衡。

01  TO B成為行業發展新風向

過去十年是教育相關企業數量猛增的十年。天眼查數據顯示,十年以來,教育相關企業的總數從78萬家上升到了412萬家,在線教育相關企業的總數從15萬家上升到了70萬家。而隨著教育供給質量的提升和教育消費升級,教育產品和服務也更加精細化和個性化。

報告指出,在面向校內、校外兩大類B端教育企業中,已形成涵蓋家庭啟蒙、K12學科培訓、高等教育、語言學習等多個細分領域的布局結構,且核心環節劃分的顆粒度更細。

從需求側來看,除少部分培訓機構有能力聚焦內容、教學能力輸出外,大部分機構則主要通過向2B機構采購的方式實現;供給側方面,2B機構以賦能為主,課程內容、師訓、直播系統、管理運營等產品及服務品種齊全。教育資源的時空“破壁”加速,具有內容和技術輸出能力的教育企業得以通過2B模式下沉。

BAT、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巨頭從云服務等角度入局;科大訊飛、商湯科技則著眼于硬件開發;在教育內容和解決方案方面,涌現出諸如樂樂課堂、愛學習等頭部企業。

以樂樂課堂為例,其成立七年以來,一直堅持以內容為核心,以本地化教研為抓手,搭建了圍繞學生端、教師端、教培機構端的學習及教學全場景產品矩陣,旗下已成功跑通樂樂輕課、天天練、樂課堂等多款K12教育產品。

資本對樂樂課堂的內容和模式給予了極大認可。去年9月,樂樂課堂完成由全球最大的教育科技投資基金Owl Ventures領投、多家老股東持續跟投的4000萬美金C輪融資,成為Owl Ventures在中國投資的首家K12教育公司。

02 下沉市場千城千面,本地化內容適應不同需求

資本遵循由一線向二線再向低線滲透的規律,教培行業亦然。在高線城市教育市場觸頂的今天,布局下沉城市已是必然。數據顯示,2019年,三線及以下城市聚集著全國71.7%的學前及基礎教育階段群體,而在二線城市這一數字僅為14.3%,一線及新一線城市分別是3.4%和10.6%。

長期以來,K12教育企業在下沉策略選擇上,大多采取在線大班或是向當地機構輸出內容的方式,但滲透情況并不樂觀。

實際的狀況遠比數字復雜,在線教育巨頭來到下沉市場,“干”不過當地的培訓機構是常有的事。

在三線及以下城市,家長們緊盯“分數”,鮮少有時間陪伴孩子上網課。疫情期間家長們被迫轉向線上直播免費課或體驗課,但之后不了了之的大有人在。費用方面,直播課程一學期的收費往往在1500-2000元不等,一年下來,單科投入平均也在六到八千左右,這對于人均年收入僅30000元的下沉市場來說并不友好,也因此,極具性價比的本地課外輔導班更受歡迎。

除去課程形式與費用因素,“本地化教研”是在線教育真正下沉的“門檻”。就當前的情況來看,大多數“全國統一版本”的在線教育內容輸出方式,很難滿足各地學生對個性化教育內容的需求。

下沉市場現狀如此,來自一線城市的教育企業該如何“對癥下藥”?樂樂課堂創始人兼CEO毛穎從自身企業的實踐談到,樂樂課堂打通下沉市場并非靠單純“鋪量”,而是使用了“優質的內容服務+本地化教研”的組合拳。

事實證明,這套“組合拳”已收獲了不俗成績。截至目前,樂樂課堂已與300多座城市、1300多個鄉鎮的5000多家機構達成合作。

03 好內容、好產品才會有市場

不過,并非所有的線上教育企業都能摸對路子,不論巨頭還是行業新秀,閉著眼睛往下沉市場“猛扎”的不在少數。打法也極為相似——海量廣告、低價體驗課、廣泛拓科等都是當前在線教育企業燒錢獲客的基本操作,但課程效果差、續費率低迷、家長們拉黑教育類客服也是真實的市場反饋。下沉市場水土不服,虧損仍然是當前在線教育企業的普遍困局。

毛穎曾在采訪時表示:“下沉市場雖然是個藍海,但一定要回歸教育的本質,提供優質的內容加服務,才能真正滿足好下沉市場用戶的需求。”對企業來說,這是一張“要成績”的考卷,背后的調研、教研實戰絕非朝夕能成。

樂樂輕課在正式推出前,曾經歷了近三年的實驗期——通過在下沉市場開設線下直營中心來檢驗模式的有效性,并進一步完善本地化教研和產品打磨。2016年,樂樂課堂在山西榆次開了第一家線下直營示范中心,后又陸續在全國開設了近30家。2019年初,內容和模式被驗證有效后,樂樂輕課開始向低線城市的教培機構推廣。2019年初,樂樂輕課錄播雙師模式正式面市,通過線上高質量標準化的名師錄播和線下老師為核心的教學方式,為學生們提供更好的課堂互動體驗及良好的學習氛圍。

“線下老師是不可或缺的,因為他在傳遞情感,并且線下老師情感的傳遞是人工智能技術很難替代的。”毛穎多次提到,線上內容傳遞知識,線下互動更能傳遞情感,整體的教學效果才能有效提升。

2020年9月,人民日報經濟版用半版的篇幅發文《樂樂課堂:助力學生共享優質教育》,為樂樂課堂的獨特模式點贊。人民日報認為:“樂樂課堂突破時空限制,將優質的教育資源帶到三四線及以下縣鄉鎮,用優質內容和技術賦能助推教育均衡發展”。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可以看到,在TO B賽道上,樂樂課堂獨特的教育下沉之路,正為行業注入一針“強心劑”。




喜歡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