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在線教育品牌榜單發布 在線教育“風”繼續往哪兒吹?

樂樂課堂 on 2021-02-04

2021-1-29 南方日報


“同學們早!今天要介紹的是勾股定律,麻煩找到‘群共享’里的資料劃到第六頁……”一場疫情,讓“教與學”的主陣地從實體課堂轉移到了線上。數據顯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共有超2億名在校學生登錄線上平臺進行學習,在線教育行業呈爆發式增長態勢。

為充分了解家長對在線教育平臺的評價,分析主流在線教育產品的質量,南方日報、南方+客戶端聯合南方產業智庫、南方數媒研究院發放調查問卷,同時發動在線教育品牌人氣創新點贊活動,最終形成《2020在線教育十佳品牌榜》及《2020在線教育創新人氣榜》。

“全民網課”時代來了

“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場災難,但疫情的暴發,卻給在線教育帶來一個意外的發展契機。”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產業所副研究員陳峰所言不虛。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統計,截至2019年6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2.32億,較2018年底增長3122萬。艾媒咨詢預測,受疫情之下“停課不停學”政策的影響,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將達到2.96億人。

而根據《問卷》統計,疫情期間,受訪家長中近七成選擇讓孩子參與校外線上課程,培訓英語、數學、語文等科目。盡管有超72%的月收入在1萬元以下,但仍有近三分之一家長會選擇抽出最高50%的個人工資用于投資孩童的線上教育。

在線上學習平臺或機構選擇上,“口碑”仍是家長第一考慮的因素,其次才是品牌、價格和師資。據統計,目前家長為孩子選擇的學習平臺主要有學而思網校、新東方在線、作業幫、猿輔導、清北網校等五家,其中“學而思網校”選擇率最高,平均每2.5位家長就有1位選擇該機構為孩子輔導學習。培訓方式上,選擇“2-10人”小班上課的家長居多。

家長希望,孩子能通過線上課程學習培養特長與愛好、提升成績。據《問卷》統計發現,近半數家長認為相較于線下學習,線上培訓“有更多游戲互動”“方式新穎”,但也有兩成家長在實際體驗后反映,線上學習與線下區別不大,同樣存在“填鴨式授課”“經常刷題”“作業太多太難”“教師授課缺乏創新、未能調動學生積極性”等問題。

總體來說,家長對培訓機構的教學管理、教學方式總體滿意,但他們同時在《問卷》中指出,在收費合理與師資透明度、教學課程設置、互動體驗方面還有很大進步空間。特別地,有近四成家長提出,線上培訓機構過于強調成績,經常出現“超綱教學”情況,這給孩子帶來了很重的負擔。不僅如此,部分還存在教唆早戀、低俗視頻等內容,嚴重影響青少年身心發展。

結果方面,參與問卷調查的家長中,僅有23.2%的愿意再次續費報名線上課程,55.7%表現出了猶豫,指出要“再考慮一下”,剩余約兩成家長則明確表示“不打算續費”。由此可見,疫情之下在線教育行業“大火”的背后,“危”與“機”并存,整體還有不小的提升空間。

行業最Hot風向標

資本青睞

疫情的推動下,在線教育迎來了發展的“風口”,無論是輿論還是資本,都將在線教育推向了“C位”,而在線教育企業紛紛乘著這股“東風”爭相起飛。來自數據機構Fastdata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K12在線教育行業的融資額超過了500億元,這個數字超過在線教育行業此前十年的融資總和。而據《商業數據派》此前的統計,2020年在線教育行業共披露融資事件97起,同比減少了35.33%;融資金額共計約527.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58.70%。可見資本已經開始向頭部在線教育企業聚攏,同時也加速了行業的整合和洗牌。

就在2020年最后一周,作業幫官方宣布已經完成E+輪超16億美元融資的最后一次交割,最新投后估值約為96億美元。此前,猿輔導也宣布獲得云鋒基金3億美元融資,投后最新估值達170億美元,而已經登陸美國資本市場的好未來,也在短短兩個月內融資超過48億美元。

疫情之下加速在線教育的普及無疑是資本青睞的主因,但與此同時,在線教育行業的激烈競爭也讓在線教育企業對資本格外“渴望”。據記者了解,隨著頭部企業間的“燒錢”搶客,單個用戶獲客成本已經提升到了千元級別,大大增加了在線教育企業對資本的依賴。

VR+教育

帶上VR頭盔,一條大鯨魚從眼前游過,老師隨即講解鯨魚的生長環節;在觀察地質三個紀元課上,同學們清晰地看到了地殼的變遷……在百度與愛奇藝聯合推出的虛擬現實(VR)課堂,同學們仿佛身臨其境。

中國電信則通過5G+VR智慧教育應用,展示了超具未來科幻感的5G+XR教室,可以讓教師使用XR教學資源進行備課—上課—教學效果評估,推動教學智能起來。

愛奇藝智能科技相關負責人介紹,AR通過生動、形象、互動的形式,能夠有效傳遞知識,增強理解記憶,提升學習興趣及專注度。而在一些交通安全、垃圾分類等生活常識中,AR教育通過寓教于樂的形式啟發孩子的心智。

業內人士認為,在4G時代,VR行業受制于帶寬限制而無法實現廣泛地應用,隨著5G的深入普及,VR行業有望迎來爆發,帶來全新的文娛體驗,創造出智慧生活新場景。

據德勤中國預測,在企業和教育機構購買的帶動下,在面向企業和教育機構的VR、AR、MR設備的銷量將在2021年比2019年年增長100%。

教育公平化

未來教育將更加多元、更加精準的智能導學與過程化評價,促進人的個性化和可持續發展。而在人工智能的助力下,這將變得更加現實。

科大訊飛高級副總裁介紹,由于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農村偏遠等欠發達地區普遍存在師資力量不足,教學資源匱乏以及開不足、開不齊、開不好課等問題,特別是語言類、實驗類、音樂等素質拓展類學科尤其明顯。

對此,以口語評測、智能閱卷、語義理解、知識推理等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創新實踐應用,正改變著教育教學方式,可由機器給出標準的普通話和英語發音,幫助偏遠地區的孩子敢開口。

而在優必選看來,公平地配置教育資源,使每一個學生都能享受到符合自身特點和需要的教育教學條件,得到公平的教育教學對待,從而使自身潛能得到充分開發,身心獲得充分發展。

目前,優必選已連續三年開展“青少年機器人教育實踐體驗計劃”,在全國20座城市的20所少年宮開設編程課程,讓遠在內蒙古烏海、延安、淄博以及山西貧困縣靈丘縣的孩子也能接觸最新的技術。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鐘永說,人工智能大篷車深入甘南藏族自治州,為甘南的上萬名師生送去AI新體檢與科普知識。

■展望2021年

三問在線教育

“培訓費用太貴了,家庭經濟負擔重。”

“陪孩子用了一段時間,感覺還是現場上課的質量更好。”

……

一方面,在線教育創新了教學模式,提升了學生學習效率,更促進了優質資源向低線城市傾斜,有助于推動教育公平化;另一方面,教學質量參差不齊、退費難問題也備受爭議。展望2021年,在線教育的風還在繼續吹,行業在看到巨大機遇的同時,也應直面核心問題:

一問:師資公示不透明,“名師”無證上崗?

在線教育迅猛發展的同時,教師資質、教學內容是否合規等問題也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南方日報記者在瀏覽部分K12學科培訓App及網站時發現,盡管包括新東方在線、學而思網校、猿輔導、掌門1對1等在內的大部分平臺都將其授課老師的姓名、照片、教師資質、教學經歷等放在顯眼位置予以公示,但也有不少機構的教師存在資格證編號和代碼對不上號,拒絕公開編號代碼,或以“X老師”代替全名等問題。

《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近半數家長認為機構應在“師資透明度”問題上加以改進。特別地,近年來隨著在線英語培訓成為熱門選擇,“黑外教”事件的頻發也讓外教師資透明度問題被擺上臺面。記者了解到,受國家認可的外教資質文件主要有TESOL/TEFL證書等。目前,包括VIPKID、阿卡索少兒英語、51Talk青少兒英語等平臺都對聘用外籍教師的資質證書進行了公示,但也有諸如趣趣ABC、蘭迪在線少兒英語等選擇不公示以上內容。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門發布《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圍繞聘用人員的資質公示問題提出了明確規定。2020年7月,教育部等相關部門進一步制定《外籍教師聘任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并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教師是教育平臺的核心,只有自覺提高教師準入門檻,定期自查、督學,并按規對信息予以公示才能讓企業走得更遠。

二問:在線教育倒春寒,“巨能融”與“巨額虧”同在?

“在線教育之所以興旺,靠資本輸血。每收入1分錢,要花掉2塊錢,行業融了這么多錢,收入只有幾百億元。”對于當下的在線教育行業,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曾發出如此感嘆。

“總體看來,當前教育機構為獲得融資,都存在一定程度‘炒作’和‘包裝’的問題,而在拿到融資后,機構追求經營規模,就進入燒錢模式,這加大了教育培訓機構間的競爭,也抬高了營銷成本。”教育學者、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表示,在線教育頭部機構的營利能力都比較差,獲客成本加上師資成本,導致經營成本極高,虧損嚴重。記者了解到,在資本的推動下,目前在線教育平臺的單個用戶的獲客成本更是高達近兩千元,這背后無疑是資本“燒錢”催生出來的不正常現象。

資本的涌入能夠讓在線教育的發展“紅紅火火”,但是它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讓在線教育行業加速洗牌。“過去3年,我們沒有融過一筆大錢,最少5次我們都游走在資金鏈崩斷的邊緣,最危險的一次,我們甚至晚發了老師4天的工資。”曾經的在線教育獨角獸,學霸君創始人兼CEO張凱磊在《寫給所有學霸君虧欠的人》的公開信中,就透露了壓垮學霸君最后的一根稻草,是融資沒有到位。而依靠融資生存,無疑是學霸君倒下的最大根源所在,而如此“脆弱”的商業模式,也為在線教育行業的發展敲響了警鐘。

三問:教學模式遭質疑,退費難倒家長?

“看到鄰居給孩子報了,我也跟著報了。”陸阿姨的女兒在上三年級,因為怕錯過報課高峰,她跟風選擇了一家課程價格偏高的機構,“投資在孩子身上的,沒太考慮錢的問題”。像陸阿姨這樣的父母并不少。不過,隨著越來越多家長將目光投向網課,虛假宣傳、誘導消費、退費難、霸王條款等問題也愈發凸顯。

據南方日報、南方+問卷統計,有超過75%家長認為線上培訓機構的老師,在教學方式、工具使用等方面缺乏創新;有約四分之一家長指出線上課程“同質化嚴重”“安排不合理”“超前教學”;三分之一投訴“線上效果比線下明顯偏低,與收費不匹配”。

不過,就在家長因以上或其他原因向機構尋求退費時,也經歷不少麻煩事。在黑貓投訴新近2371條與“在線教育”相關的投訴中,有390條涉及“退費難”“拒不退費”等情況。有王姓用戶反映,為孩子報名線上課程后因故未能全勤上課,結課后家長要求客服退回相應1對1課程費,卻被平臺告知要扣除25%的管理費;還有部分提出退費的家長遭客服“拉黑”處理。除此之外,機構收費后“跑路”或提出以報課“優惠券”形式退費的也比比皆是。

不少教育專家已向行業發出“加強線上教育機構、平臺課程的管理和服務機制”的倡議,是繼續允許問題存在,“勸退”消費者,還是積極解決,就要看全行業及各企業的決心了。

■大咖談

樂樂課堂創始人兼CEO毛穎: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教育是一個需要回歸內容本質且堅持普惠初心的“慢”行業。樂樂課堂作為堅持行業初心的踐行者,從成立至今就堅持以內容為核心并力求極致,為全國的中小學生、家長、老師用心提供最優質的教育內容資源和服務!近七年的積累,我們實現了中小學全學段全學科的內容覆蓋。更通過創新的錄播雙師產品“樂樂輕課”賦能三四線及以下地區的教育機構伙伴,致力于用科技驅動教育均衡!衷心希望在樂樂課堂,孩子們能“每天進步多一點”!


教育是立國之本,承載著個人、家庭乃至國家發展的希望。豌豆思維始終堅持教育初心,堅持長期主義,用精品的課程和優質的師資捍衛好孩子的每一堂課,讓孩子愛學愛思考。

■2020在線教育品牌榜單

自2020年9月30日發放《2020年在線教育行業問卷調查》(下稱《問卷》)以來,在為期一個月的調查周期內,平臺累計回收有效問卷上萬份,最終評出十家企業進入“十佳”品牌榜;團隊以品牌創新力、美譽度、專業性等為評價標準,遴選出21家在線教育企業進入“創新人氣榜”待選名單,線上展示期間,累計獲贊超20萬,最終評出五家企業上榜。

在線教育創新人氣榜(排名不分先后)

樂樂課堂

樂樂課堂成立于2014年,是中國領先的中小學個性化互聯網教育平臺,依托畢業于北大、清華等名校的名師團隊,首創3分鐘短視頻講解傳統老師一堂課傳授知識點的教學方式,累計為全國超過5000萬用戶帶來高質量的教育服務。旗下擁有樂樂輕課、天天練、樂學堂等多款K12教育產品,打造了學生端、教師端、教培機構端的學習及教學全場景產品矩陣。

目前,樂樂課堂已獲得來自Owl Ventures、新東方、五源資本(原晨興資本)、光速中國和藍馳創投等近1億美元融資。

卓越教育

卓越教育集團成立于1997年,致力于中小學課外輔導培訓,目前已形成素質教育、學科類教育、全日制教育三大教育板塊。

截至2019年底,卓越教育全國共有校區265個,年招生人次超過70萬,是華南地區最大的K12課外教育服務提供商。近年來,卓越教育不斷豐富和迭代課程產品,新增青少年足球、圍棋、機器人編程等素質類課程,還成立以職業啟蒙為導向的體驗式教育平臺“漫橙學院”等,力求通過全方位、多面向的素質教育讓孩子全身心健康發展。


南方日報記者 許雋 葉丹 郜小平 統籌 程鵬

出品 南方產業智庫 南方數媒研究院


喜歡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