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轉線上后,線下教培機構如何上一堂好課?

樂樂課堂 on 2021-02-08

2021-2-8 鳳凰財經

不管是對教培機構還是學生,2021年寒假都談不上“友好”。受疫情影響,線下教培機構全面轉到線上,一些機構已經在挑選合適的上課平臺,并在各類社群里交流經驗;家長們在各個“雞娃交流群”里發表對不同教育產品的評測。“抱怨”、“線上課”成為熱門關鍵詞。特殊時期,再次轉型線上的線下教培機構,會否遭遇去年同樣的窘迫甚至生死考驗?

至少有一個地方可以稍稍消弭人們對于線上課程的抱怨和擔憂——樂樂輕課云班課平臺把錄播雙師產品樂樂輕課的內容和體驗遷移到線上,與其他線上課程形成強烈反差。

在過去幾年,在線教育行業高速增長,以便捷靈活的授課形式突破了時空限制,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教育資源分布不均的問題。但在2020年,狂飆突進的在線教育迎來了發展史上最大的危機,追求規模、追求名師、追求融資規模成為行業的風向,對教育本質卻關注甚少。

教育本質上是一個重內容、以結果為導向的行業,對用戶來說,無論線上還是線下,學生都需要有好的內容和課堂體驗。教育機構要如何做,才能在特殊時期真正為學生們上一堂好課?


2020年,線上教育被吐槽最狠的一年

2020年疫情發生后,線下培訓機構全面停課,應教育部提出的“停課不停學”要求,公立學校和傳統線下培訓機構迅速將課堂轉移到線上平臺,一場聲勢浩大的“網課”開啟了。

有人喊出“2020年是在線教育爆發的元年”。確實,在線教育通過免費課程收獲了大量免費流量,但倉促上線后的結果是學生們的“觸網”體驗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億歐智庫、英特爾和騰訊教育聯合發布的《中國在線教育師生教學行為和教學條件研究報告》中提到,超過90%的使用者認為在線教學體驗仍需提升。主要問題聚焦在兩個方面:課程不太貼合孩子當前學習情況;在線課程互動性弱,沒有課堂學習氛圍,學生聽課不專心。

來自用戶的吐槽,最能反映問題:

1.網絡卡的時候,感覺老師在rap,想笑哈哈哈哈哈,但我忍住!

2.一個同學在直播評論區回答了問題,下面的人都跟著復制上面的答案,全部答案一模一樣,老師欣慰地說:大家都會了,不錯不錯.......

3.有點想回學校,僅僅是一點點,上網課效率太低了!

4.為什么各大網課平臺中的網課老師都只會照著ppt念啊?我是來聽teacher講課的不是來聽讀書的,我是來上課的不是來看朗讀者的!


越來越多的用戶意識到,在線教育并不是只要“在線”就好,而是必須教育“在線”。這意味著,只有解決用戶的真正痛點,把效果落到實處的玩家,才有可能獲得用戶的青睞。


一堂好課應有的樣子

“以前我更傾向于線下學習,覺得線上學習質量會打折扣,但疫情之下,線上學成了唯一的選項。”河南駐馬店的林女士說。孩子體驗了一陣線上學習后,林女士對線上教育的看法有所改觀:“不得不說,在線教育確實方便、靈活,缺點是有些課程無法吸引孩子的注意力,孩子的互動、反饋等在線上沒辦法完成,教材和公立校的不一樣,沒法同步。”在她看來,目前的線上教育大多稱不上“好課”。

那么,一堂好的線上課程應該是什么樣子?“好內容是基礎,好的課程體驗是實現手段,適配的平臺才能做到無縫連接。”樂樂課堂創始人兼CEO毛穎說道。

在內容方面,樂樂輕課云班課以樂樂課堂扎實的內容為基礎,顆粒度極細的本地化教研與全國絕大多數地區的學情考情匹配,在滿足標準化教學的基礎上,做到了個性化。

在課程體驗方面,云班課平臺強調監督、互動、氛圍和反饋,致力于讓線上課最大程度還原線下授課的環節和效果。

線上教學中,即便大多數平臺能讓老師看到學生出鏡,但是依然很難監督到學生是否真的“在線”,即便察覺到學生注意力不集中,屏幕外的老師也很難進行管理。對此,云班課的“簽到”功能和“點名”功能,在上課過程中可隨時進行,幫助老師查看學生的狀態。

互動方面,老師和學生都對著屏幕上課,最難做到的就是像線下授課時的高頻互動,不僅老師學生間缺互動,學生之間也缺互動。云班課的“上鏡”功能,可以讓老師與任意一位學生實現即時溝通或問答,其他學生均可見。“快問快答”功能,輪到某個學生回答時,他的上課界面就會出現“選擇”按鈕,完全還原線下課堂中的“快問快答”環節。

線上與線下教學很大的差別在于學習氛圍。在線下課堂中,老師和學生同處一個環境,能感受到彼此的陪伴。但是在線上,學生們很難感知到其他人,從而容易缺乏學習的勁頭。對此,云班課學生端發的聊天內容,會像彈幕一樣呈現班級所有人的屏幕上,讓學生們感知到同學間的互動,老師在給某個學生或者全部學生加分時,學生端也會出現夸張活潑的火箭、獎杯等特效,從而為學生打造良好的學習氛圍。

最后,線上授課仍有需要解決的難點——反饋。線上課程,如果老師不知道學生是否聽懂,自然無法準確地獲得學情,更別提實時反饋,學習效果大打折扣。一直以來,無論線上或線下,樂樂輕課一直非常重視反饋。轉移到線上后,云班課在反饋方面做了更多探索,比如在“牛刀小試”環節,學生可以逐題標記自己會或不會,老師端的數據則可以幫助老師掌握每個學生的學習情況,并進行針對性輔導。此外,在老師講解例題的環節,學生端會出現一個“沒聽懂”的按鈕,教師端可以看到班級學生的吸收程度,并據此調整教學節奏。

服務方面,樂樂輕課運營團隊自云班課上線后,制定了實時反饋機制,在專屬服務群中隨時關注機構上課的情況,幫助合作伙伴解決各類問題。

如此,從理念到產品再到服務,樂樂課堂秉持幫助機構上好每一堂課、與合作伙伴共同成長的目標,收獲了合作機構的好評。2020年寒春季,合作機構的平均續報率達到了90%。隨著合作機構的增多,預計2021年這一數據將進一步提升。


定制平臺

除了保證內容和體驗外,在線課程也需要一個與之相匹配的授課平臺。市面上除大機構有自有線上授課平臺外,更多的機構需要尋找第三方工具平臺,而就現狀來看,大多數平臺僅僅是上課的“渠道”。云班課作為樂樂輕課“線上化”的形式,做到了內容適配與無憂銜接。

提到云班課的上線過程,樂樂團隊至今心潮澎湃。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消息傳來,他們意識到“線下機構轉線上”大潮將至。這讓原計劃在2020年Q2上線的云班課平臺加快進度。

其實從12月底開始,樂樂輕課的合作機構基本完成寒冬季的續報,到1月初,教材也基本送到學生手里。而疫情爆發時,所有樂樂輕課的合作機構最渴求的,是樂樂輕課可以找到一個相匹配的平臺,讓學生們正常上課。把樂樂輕課的授課場景搬到線上成為當務之急。從春節前2周左右開始,產品、技術、運營、教研等人員就進入了密集開會、連軸轉工作的節奏。

大年初四,云班課1.0完成,教學總監王一帆即著手準備直播,“這是樂樂課堂成立以來短時間內最高效、在線人數最多的一次。”一下子涌進了5000多人,都是來聽樂樂輕課課程和云班課平臺介紹的。據他介紹,云班課上線的宣傳物料只在銷售和員工的朋友圈推廣,并沒有大范圍傳播,不過對于機構的迫切需求,他表示理解:“疫情剛剛爆發,很多機構都在思考怎么轉到線上。因為轉還有一線生機;不轉,春季的續報基本沒希望,機構的生存會有困難。”

如果說1.0版的云班課是應急機制,那么3周后上線的2.0版本則是非常契合樂樂輕課的線上授課場景。毛穎介紹,團隊從一開始就非常確定,云班課是為樂樂輕課定制的平臺,并沒有想過要做第三方的工具平臺。“樂樂課堂始終堅持以內容為核心,這一策略從公司成立就沒變過。產品只是內容的自然延伸,云班課也不例外。”

好內容、好的線上課程體驗,帶來了合作伙伴好的反饋。對此,山東東平的教育龍頭新李洋教育頗有發言權。“2020年疫情后,我們通過樂樂輕課的云班課快速轉到線上教學,全年的營收平穩增長。今年疫情反撲,我們快速啟動了線上授課方案,整體流程就比較順了。”其創始人兼教研負責人李洋洋說道,“因為去年年初時已經用過了,學生和老師的接受度都比較高,大家對于云班課的功能、效果都比較熟悉和信任。”

“我們的態度,永遠是能開線下就開線下,線下的學習效果永遠是最好的。”云班課是疫情后樂樂輕課的線上化版本,團隊的目標是讓合作機構平穩過渡,雖然樂樂輕課場景和渠道改變了,但極致接近線下的學習效果真正讓學生們實現“停課不停學”。并且,當線下恢復后,線上授課的內容和數據都能無縫銜接。




喜歡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