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課堂創始人毛穎:教育均衡已在路上

樂樂課堂 on 2020-05-20

2020-05-19 經濟日報

隨著一、二線城市市場日益飽和,眾多K12教育企業把目光投向下沉市場——那里有80%的生源,教育資源卻極為匱乏,嚴重的供需不平衡,市場潛力巨大。

中小學個性化在線教育平臺樂樂課堂,一年時間內與三四線城市的3000多家中小機構達成合作,深度下沉。疫情發生后,樂樂課堂旗下B端產品樂樂輕課快速推出“云班課”平臺,助力合作機構快速上“云”,復課率超過90%。

對此,樂樂課堂創始人兼CEO毛穎認為,K12教育企業只有深入到三四線城市,了解機構、家長、學生們的真實需求,切實幫助他們解決痛點,才能真正做好下沉,實現教育均衡。

下沉市場供需不平衡

近年來,我國城鎮化進程加快,越來越多優秀的人才流向一、二線城市。

據統計,三線城市地區人口流出個數從14.1%增至42.2%,四線城市從46.4%增至61.2%,一線城市目前整體保持人口持續流入。三四線持續流出的人口中就有大量優秀老師。教育部聯合東北師范大學發布的《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9》披露,在2010年至2013年間,我國各級各類鄉村學校,教師減少接近150萬。

《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9》指出,2017年,鄉鎮義務教育階段在校生達2.8億人,城市義務教育在校生為0.4億人,這意味著下沉市場聚集了超過一二線城市7倍的生源。但因為沒有好老師、缺老師,下沉市場學生對優質教育資源的需求雖大卻得不到滿足。

三四線及以下城鎮聚集了全國80%的生源,卻只有20%教育資源。巨大的教育需求,讓教育企業紛紛選擇下沉。

為了拓展下沉市場,各家企業采取了不同的方式。以兩大巨頭為例,除了繼續選擇在三線及以下城市開設線下直營分校外,新東方推出了直接面對下沉市場的線上小班課“東方優播”,好未來旗下“未來魔法校”的做法是為三線及以下城市的教培機構提供教研、教學管理。

不過,專家認為,下沉市場空間太大并且分散,尤其是下沉到三四線城市后,每個縣市鎮的情況不同,需要投入的師資和本地化教研遠比一二線城市多。

優質內容為王

樂樂課堂是一家在下沉市場深耕的企業。“做樂樂課堂的初心是想把中國最好的教育資源帶到農村甚至是山溝里,從創建這家公司開始就要做‘教育均衡’,現在應該是找到路了。” 毛穎說。

據毛穎介紹,樂樂輕課是一款針對三四線城市中小機構推出的產品,以樂樂課堂的內容為基礎,獨創極致接近線下課堂體驗的“錄播雙師”模式,通過線上高質量標準化名師錄播+線下老師為核心的教學管理的“名師錄播雙師課”,讓學生在接受優質教學內容的同時,有更好的課堂體驗,從而提升學習效果。

樂樂輕課的出現,解決了不少三四線城市教培機構長期存在的“缺老師、不提分”的難題。

在樂樂輕課的合作伙伴中,涌現出不少成功的典型。河南安陽的飛鳥教育在與樂樂課堂合作后,校區從2家快速發展到近30家。飛鳥教育聯合創始人表示,正是因為引入了樂樂輕課的高質量、標準化教學內容和體系,飛鳥教育收獲了家長學生的良好口碑,配合校區的標準化管理和招生,讓傳統中小機構最難實現的跨區發展成為可能。

下沉市場需要的內容不僅要優質,更需要本地化。以中考命題為例,大部分地級市都是單獨命題,地區教研教學差異大。教學內容如果不考慮當地學情、考情,只是套用“模板”,學生很難達到理想的學習效果。

內容的本地化,需要教研的本地化支撐。從2016年春節起,樂樂課堂開始在三四線城市開設自己的直營示范中心,類似于“蘋果體驗店”。截至目前,樂樂課堂在全國20個城市開設了近30個直營示范中心。

毛穎介紹說,直營示范中心深入研究各個地方的學情、考情,反饋到“中央廚房”——樂樂課堂在北京總部的教研中心,再針對區域學情分析、“生產”最適合當地的內容。

“過去六年,我們用高水平的短視頻把K12絕大部分知識點講解做完了,并且全部做到結構化、數據化和標準化。在做本地化教研時,重新排列組合,緊扣當地教學大綱。”毛穎說到。

在他看來,產品是教育垂直行業的核心,落實到K12,就是兩個字——教研,做下沉市場中,本地化教研是教育企業核心中的核心。截至目前,樂樂課堂已進入26個省,教研落到地級市縣城且完全本地化。

毛穎表示,對于一家成立6年的企業來說,市場存在非常多的誘惑,要堅持立足內容本身,持續本地化教研做好下沉市場,是樂樂課堂的初心和終極目標。作為教育者,仰望星空更要腳踏實地。


閱讀原文:樂樂課堂創始人毛穎:教育均衡已在路上

喜歡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