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化教研任意組合,樂樂課堂錄播雙師深入鄉鎮3000家

樂樂課堂 on 2020-06-28

多知網6月24日消息,近日多知網舉辦的OpenTalk第27期“被提速的下沉市場,未來將經歷怎樣的發展之路”線上版活動第三場開播,樂樂課堂創始人兼CEO毛穎以“教育下沉其實很簡單”為題,帶來分享。

核心觀點:

在下沉市場,供給側的優質師資和學生對優質資源的需求存在非常大的錯配。

教育涉及到情感的傳遞,線下教室的老師對學生的喚醒和鼓舞不可替代。

下沉市場存在教材版本、教學進度、學生水平等差異,因此,教培機構必須本地化教研,照本宣科的教研沒有意義。

以下演講實錄由多知網編輯整理:

今天我跟大家聊一聊教育下沉。

我們先看一下互聯網行業的下沉。

首先,拼多多抓住了一波下沉市場消費升級的需求,在互聯網電商行業競爭如此激烈的情況下,殺出重圍。這個例子,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不管是技術的創新,還是市場的擴大,下沉市場總存在機會。

其次,我們看快手,在視頻市場同樣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快手通過下沉市場,做成了中國短視頻以及短視頻帶貨電商最大的公司之一,這說明下沉市場很有潛力。

那么,在下沉市場教育企業是否也可以突破,未來也出現像新東方一樣體量的公司?

01

教育在下沉市場存在供需錯配

按整個K12課外輔導行業的規模細分,一線城市占據6.5%,二線城市占據13.2%,二者加起來在整個K12輔導市場上不到20%,三線市場占據80%以上,也就是我們說的下沉市場。接近1.3億的中小學生分布在三線及以下城市,從人頭上來說,三線及以下城市占領的K12課外輔導市場最大。

中國城鎮化過程已經40年,經濟高速發展,但是,中國的教育發展相對于其他行業是有一些落后的。

從需求端來說,我們有6100萬的留守兒童,這些兒童的家長希望讓孩子獲得更好的教育機會。但是在供給側,很多人不愿意留在縣或者鄉里面繼續教書,據Boss直聘研究院統計,2019年高校應屆畢業生期望的工作地點,60%以上會選擇去省會城市這些一二線城市,所以從供給和需求來說存在非常大的錯配。

我們再看,1985年,北京大學錄取的農村學生是38.9%,但是到2016年變成7.1%,說明農村孩子去中國頂尖大學機會越來越少了。中國的211和985學校,93.1%分布在一二線城市,只有6.9%分布在三線城市,這個反差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02

教育鴻溝

K12培訓機構遇到的最大的困難,第一,教師水平差異太大;第二,缺少名師。

教師本質分成兩個維度。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教師第一輸出的應該是知識,也就是傳遞知識。第二,教師應該輸出情感,起到激勵,喚醒和鼓舞的作用,這個輸出是無法替代的。我認為教室里的老師至少在很長一段時間不可替代,無論人工智能怎么發展,教育涉及情感的傳遞問題,情感不可或缺。

下沉市場學生有受教育的需求,但是缺老師,教育行業給出的答案就直播雙師。

直播雙師的名師能把知識和內容傳遞到那些缺少、甚至沒有好老師的地方,去解決教學問題。但是,由于學生水平有差異,一節課的直播不可能因為少部分學生沒跟上而停下來,助教也只能觀察到這幾個學生,但是主講老師不能停止講課。

教研在下沉市場存在一些問題。

其一,中國的教材版本的問題,版本問題不難解決,但本地化教研難;其二,各地的學情、考情不同;最后,學生分層,個性化和本地化結合以后,不同接受程度的學生很難坐到一個教室里,所以對本地化教研的要求很高。

樂樂課堂的錄播雙師及樂樂輕課,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樂樂輕課完全可以做到本地化教研,而直播雙師是統一教材。錄播雙師在線下就25個孩子,主講老師肯定能記得住。從互動的角度來說,直播雙師也會偏弱一些。

直播會按照統一的時段聽課。錄播完全可以根據當地的課堂進度,靈活掌握上課時段。

直播雙師一定是最好的老師教,但是效果是隨機的,因為直播雙師的主講老師會受到周圍各種因素的影響。錄播就不一樣,老師可以在鏡頭前不斷演練、把最穩定、最好的授課效果給到學生。

再就是成本不一樣,現在市面上一個直播雙師教室的成本在60000元左右,這對于下沉市場的中小教培機構來說,門檻相當高了。樂樂輕課的線下設備,2000元就夠了。所以對于中小機構而言,不但省下了硬成本,更獲得了好的內容和教學效果。

03

樂樂輕課是如何下沉?

首先,本地化教研。在下沉市場,有版本、學情考情、進度、學生水平的問題,所以必須要做本地化教研。樂樂課堂做的知識點短視頻把優秀老師一堂課的授課內容壓縮到3-5分鐘,為的是讓學生在特級教師的教學水平下,更加有效學習。

其次,內容要適合互聯網傳播。樂樂課堂過去六年在打造基礎的內容體系和平臺,我們把所有結構化的模塊基本上搭建完成。從知識點的短視頻、題庫,到所有的動態課件,全部做成碎片化的、顆粒度極細的知識點短視頻,覆蓋全版本、全學科。

為了驗證內容,2016年春節后,樂樂課堂在全國的三四線城市開直營示范中心,主要任務是收集當地的學情和考情,再反饋給總部,協助中央中央廚房完成本地化教研。我們線下的直營示范中心,600平米左右的校區,平均8間教室,每間教室25個學生,一般6個月,最多到8個月左右達到滿班,當年能實現盈利。

其三,本地化驗證,即從細節上符合標準化。比如每一間教室里面的鐘表掛的位置,一定掛在老師講臺的右上方第二排椅子的1.8米左右,既不能掛在最前面,也不能掛在最后面。因為到下課的時候,老師和學生一般會看表,如果掛在老師的正上方,老師要看表就回頭看。如果掛在整個教室的最后面,學生得扭頭看,老師也會受影響,所以一定要掛在老師和學生都不受影響的地方。

其四,本地化服務。當地學校越多,管理的人越多,肯定面臨管理問題,所以樂樂課堂不單要做本地化教研,我們還要賦能給機構,延伸本地化服務。

同時,樂樂課堂向當地機構賦能還表現在推廣服務上。在三四線,很多中小機構在推廣時需要做宣傳單頁,但是很多人不具備IT能力和設計能力,樂樂課堂提供的海報全部是“即插即用”,機構只要輸入自己的個性化內容即可,“只要會寫字就能做海報”是我們服務的理念,后續機構在朋友圈的裂變、分享,全部在樂樂課堂的服務平臺上完成。

最后,模式快速復制。樂樂輕課錄播雙師是從2019年春節之后在全國開始推廣的,一年時間,我們已經有三千多家合作伙伴了,之所以合作伙伴愿意跟著我們一起成長,就是因為內容和本地化教研足夠好,基本上一次期中考試,兩個月的時間就能看到學習成績的明顯改善。樂樂課堂絕不是加盟模式,我們是跟所有的校區一同成長,用極高性價比和所有機構一起成長。

04

Q&A

Q:下沉市場分層的互動內容是老師自己去打磨的嗎?

分層完全由樂樂課堂制作,我們一方面基于自己建立的教研體系,另外一方面也有本地化教研反饋學情考情。我們會分版本、分當地學情考情,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實現規模化的個性化有效提分。

我們這里的教材教學是北師的,但是也有學校使用人教,中考是省里統一,這樣的情況怎么做到本地化教研?

如果全省統一,我們會分析這個省過去五到六年的中考風格,會針對性做教研。

對于那些中考已經到地級市的,我們會到地級市做本地化教研,看不同層次的學生在過去三到五年在中考或者在期末考試里不同的成績表現,包括知識點和知識點錯的地方在哪里。我們有分析模型,最終要分層到65分、70分、80分的學生,他們都錯在哪些地方,再針對性調整教研內容,最后教學落實。

Q:樂樂課堂只做初高中嗎?小學階段有覆蓋嗎?樂樂課堂的錄播課程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三都是齊全的嗎?

樂樂課堂現在初中、高中全部齊了。小學是局部,樂樂課堂已經推出了小學數學全部和小學英語。

Q:如何能夠保證樂樂課堂教學內容的護城河?

首先,樂樂課堂在教學內容的投入一直是最大的、最用心的。樂樂課堂從成立時就開始做內容。

其次,我認為樂樂課堂在整個生產內容和制作的效率和方法論上,與其他同行不同。我們更多是從用戶角度出發去解決問題。樂樂課堂在用數理模型、算法去做教研。這也是為什么我們人不多,但是我們能覆蓋到全科全學段,而且是與本地化教研拉齊。

樂樂花了六年時間做教研和本地化教研內容,從知識點、短視頻到數據化內容的積累。

第四,樂樂爭取在每個細節上都好一點點,我無法把城墻壘得比別人高,那我就每個局部都在效率和優勢上做得好一點點,這樣很可能聚集起來的效應就變成一個整合優勢,所以這是樂樂護城河的一個策略。


喜歡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