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五千家合作!樂樂課堂毛穎:教育下沉市場,廣闊天地大有可為

樂樂課堂 on 2020-12-16

2020年12月15日

作者丨張沉浮

原創丨教培校長參考

兩年時間,樂樂輕課覆蓋了29個省市超過5000家機構。高速發展的背后,是三四五線下沉市場的崛起,線上線下融合的發展趨勢,以及樂樂輕課獨特的錄播雙師模式。

01

5000家機構背后的“獨角獸”

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34個省級行政區,334個地級行政區,2800多個區縣,39000多個鄉鎮。

一二線城市已經殺成一片紅海,下沉市場正成為商家必爭之地。如同拼多多和快手發現了電商和社交的下沉市場,教育培訓的下沉市場也極為廣闊且充滿無限可能。

新東方、好未來等傳統巨頭在一二線城市攻城略地后,開始通過各種方式向下沉市場試探;猿輔導、跟誰學等在線教育更是加足馬力,用互聯網模式獲客并服務;此外還有一些企業扛起“S2B2C”的大旗,和近百萬的線下教培機構“攜手共生”……

樂樂課堂是最后一種模式的代表。自2014年成立以來,這家企業一直專注做內容,直至體系化。2020年9月,樂樂課堂宣布完成C輪4000萬美金融資,這家企業及其創始人兼CEO毛穎,再次被推到行業的鎂光燈下……

毛穎告訴《教培校長參考》:“最新數據(2020年12月),樂樂課堂旗下的樂樂輕課已與下沉市場超過5000家教培機構達成合作。”

5000家,是什么概念?

對比下“教育雙巨頭”的數據。截至2020年5月,新東方的學習中心數量是1465家。截至2020年8月,好未來的學習中心數量是936家。在To B領域,5000家也是一個較大的合作量,要知道傳統To B教材類的天花板也就是1000家合作校。

并且,樂樂輕課僅用了兩年。2019年春節前后,樂樂課堂推出TO B業務——樂樂輕課。2019年底,合作機構達到2000家;2020年12月,合作機構突破5000家。

毛穎表示:“今年疫情對樂樂輕課的推廣速度有一定影響,很多地區的銷售團隊只能待在家里。但要說今年的成績達標了嗎?我認為現在已經超出預期了。相當于每個縣城至少有1家合作機構。”

發展如此迅速,他總結出三個原因。第一,樂樂輕課在疫情期間緊急開發上線的云班課把線下錄播雙師課迅速轉到線上,與合作機構共克時艱,讓更多機構看到樂樂課堂與機構共同成長的理念和產品實力。第二,樂樂輕課重視內容,重視本地化教研。本地化教研也是教育To B的重要競爭力。第三,樂樂輕課進入門檻低,決策負擔小,效果好、復制快。

毛穎補充道,5000家合作機構更像是樂樂課堂本地化教研的“觸角”。“他們積累了豐富的樂樂輕課教學經驗,收集到全國各地的學情考情,促使樂樂課堂的本地化教研進一步優化、完善。這一年,我們的本地化教研做得更扎實,更符合當地的需求,提分效果更好。”

02

下沉市場,至少5000億規模的廣闊天地

在《教培校長參考》看來,樂樂輕課兩年5000家合作校的高速發展背后,是三四五線下沉市場的崛起。

列車駛出北上廣深,進入三四五線城市,大家會發現一個更為廣袤、更為真實、更為矛盾的教培行業。

首先在供給方面,三四五線城市量大而質不足。

優質教師供給嚴重不足,語言培訓機構缺乏外教,K12輔導機構缺乏畢業于著名高校的老師。比如,在高考大省山東,濟寧缺乏大學,這使得當地培訓機構無論是招聘全職還是兼職的老師都有很大難度;臨沂的教培機構為了吸引老師入職,大多會開出包食宿的福利。

其次在需求方面,三四五線城市的需求正在快速爆發。

比如,河南洛陽的金榜教育深入到了縣城,包了當地6000平的四星級酒店開設課外輔導。比如,鄭州的于歡英語把少兒英語項目開到平頂山,口碑更容易快速引爆。

毛穎將教育培訓下沉市場的痛點總結為:缺老師,不提分。

誰能解決機構優質老師供給這件事,無論是生意還是意義都會特別大。誰能夠提供極高性價比的教育產品且讓學生有效提分,這樣的產品一定能跑通。

《教培校長參考》在調研時還發現,新東方和好未來兩個雙巨頭,在一二線城市好像已經遇不到對手了。但在三四五線城市,提到新東方或學而思,大多數學生家長聽都沒聽說過。

樂樂輕課切入的是相對藍海的下沉市場。這是一個極其廣闊的市場,10億人在這里生活與消費。具體到教育領域,全國中小學學生人數近1.8億,其中下沉市場中小學生的占比高達80%。如果按40%的參培率和保守的客單價來計算,這個市場規模也能超過5000億。

03

錄播雙師模式,市場和資本已做出選擇

2020年的疫情,更多的線下教育被迫往線上轉移。

毛穎認為,疫情期間超過2億中小學生都在線上學習,但疫情后繼續留在線上的比例不會超過20%。

教育是逆人性的,線上學習的情況下,學生很難保持長時間專注、不走神。家長也是多需求的,除了需要補習也需要管理監督。老師也是雙重作用的,既要傳授知識,還是情感育人。線上有獨特優勢,線下也不可替代。

基于此,樂樂輕課給出的解決方案就是——錄播雙師。具體怎么落地?線上名師傳遞知識,線下老師傳遞情感、管理課程進度。如此,線上模式保證內容的高水平和標準化,線下模式保證學習的高互動和個性化,線上線下合力之下保障學習效果。

目前教育To B雙師的模式主要分成兩大陣營:直播雙師和錄播雙師。

錄播雙師便是樂樂課堂首創的。而正是這一模式,使得樂樂輕課能在市場競爭中快速跑出。

毛穎是“錄播主義者”。他認為,直播雙師希望線下教室里的老師發揮核心的作用,傳遞情感、管理課程進度,但在直播模式下的線下助教老師幾乎成為了“擺設”。

舉個例子,“北京的一個名師,給20個教室里的500個學生上直播課。這時,江蘇鎮江的1個教室的助教老師發現班里有10個孩子走神了。大家說助教老師能干什么?他不能讓線上的主講老師停一下,因為還有490個孩子正在學習。”

但錄播模式可以。“錄播雙師模式下,線下老師可以更好地關注學生的聽課狀態,對錄播課程內容進行暫停、回放等操作,讓每個孩子真正的掌握知識點,提升學習效率。”

毛穎還表示,這一模式也可以更好地推進本地化教學,“樂樂輕課設置了輕課模式和教學模式,輕課模式完全采用‘錄播雙師’模式進行授課。如果線下老師覺得自己對于某個知識點的講解更獨到、更貼近當地教學情況,那么他可以選擇教學模式自己講解,這樣學生學得更靈活,老師也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具體來看,直播雙師和錄播雙師的區別,主要有四點:教研、互動、時間、成本。

第一,從教研的角度來看,不管是小班直播還是大班直播,直播雙師最終都是一線城市的名師帶著幾百甚至幾千個孩子上課,而這些孩子可能分布在不同省市地區。中國的教學和考試都是本地化的,教材版本不同、學情考情不同、學習進度不同、學生水平不同。所以,教研必須本地化、個性化。錄播雙師相較直播雙師,能更好地解決本地化教研問題。

第二,從互動的角度來看,直播在1對1和超級小班的班型下可以做到高互動,在大班情況下幾乎不可能。而錄播雙師可以通過技術和教學環節預先設計互動,再通過線下老師的核心作用實現強互動。目前無論是直播還是錄播,都加上了雙師,就是為了互動好、效果好。

第三,時間問題。直播雙師必須按名師的課表上課,錄播雙師則可以自由自主安排。比如鄉鎮、農村的學習進度和放假時間跟大多數的二三四線城市都不一樣,這時錄播雙師就由合作機構按照自己的時間去安排課程時間,更靈活。

第四,成本問題。直播雙師大多需要裝修一間有直播功能的教室,成本動輒五六萬。而錄播雙師的硬件成本可能兩三千就夠了,個別農村里的補習班,可能一面白墻,一臺二手電腦、一臺二手投影儀、一臺二手音箱,能聯網,就可以了。

最終,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無論是直播還是錄播,都是要看效果的,畢竟效果是檢驗教育好壞的唯一標準。

如今看來,5000家合作機構以及4000萬美元融資,說明市場和資本正將選票投給線上線下融合的錄播雙師產品——樂樂輕課。

04

結語

關于企業和產品,毛穎的規劃中有“兩張圖”。

一張是“全國合作機構覆蓋圖”。34個省級行政區,有300多個縣級行政區,2800多個縣城,39000多個鄉鎮。“最終樂樂輕課合作機構數有2萬家就夠了,能服務800-1000萬學生。教育很難一家獨大,To C領域是,To B領域也是,下沉市場最終有可能三分天下。”

一張是“產品全場景覆蓋圖”。樂樂課堂目前有三款產品,樂樂輕課、天天練、樂學堂。“樂樂輕課是培訓機構使用的錄播雙師產品,是學生放學后和周末的教培機構學習場景。天天練是滿足碎片化時間學習的自適應學習App,是學生課前預習課后復習的家庭學習場景;樂學堂基本上是公立校的老師在用,是學生周一到周五的在校學習場景。”

“To B企業雖然是賦能機構,但產品最終也是服務學生,教育拼到最后,拼的是內容和教研。如何做好本地化教研?如何讓更多學生共享優質教育資源?如何解決下沉市場缺老師和不提分的問題?如何幫助機構發展和擴科?這是最關鍵的。”毛穎對《教培校長參考》總結道。

注:本文為教培校長參考原創,作者張沉浮。《教培校長參考》是教培行業最受歡迎的知識型媒體。宗旨是:讓教培校長不再孤獨,讓教培行業更加美好。


喜歡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