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大全首頁 經典童話 寓言故事 民間故事 神話故事 專題童話 兒童故事 童話作文

希臘神話

  • 2014-04-26 06:31:04 后記
    古斯塔夫·施瓦布(GustavSchwab,1792—1850)是德國著名的浪漫主義詩人。他生于符騰堡宮廷官員家庭。曾任席勒的老師。1809—1814年在蒂賓根大學攻讀神學和哲學,結識烏蘭德等著名文學家。1815年去德國北部地區考察旅行,結識歌德和霍夫曼等人。他在文學上的主要貢獻在于發掘和整理古代文化遺產,曾出版《美好的故事和傳說集》、《德國民間話本》和《希臘神話故事》。他的主要詩集有《博登湖上的騎士》、《馬爾巴赫的巨人》等。《希臘神話故事》為讀者敞開了一扇觀察和認識古希臘乃至歐洲文化的窗口。作為反映古希臘神衹和英雄故事的《希臘神話故事》的確給人類的文化生活留下了豐富的精神遺產。古代“希臘七賢”之一的哲學家泰利斯·封·彌勒特曾經說過:“神充斥一切!”他指出,古代的希臘人幾乎都認為世界是神衹創造并由神衹統治的。盡管哲學家們把神衹從形象到內含都解釋得十分抽象,可是這一切并不影響人們對神衹的信仰,因為對希臘人說來,沒有神衹的世界那是不可理喻的。認為神衹就在身旁的意識逐步發展,最后成為希臘宗教。當然,希臘宗教并不是社會生活的特殊領域,它不僅作用于某一些時刻或者某一些隆重的場合,而且還具備穿透一切的力量。從這層意義上講,希臘宗教成為孕育希臘文化的母體。美籍物理學家貝特(1906—)在分析歐美社會的生命現象時指出:“對一個具體的個人說來,生命從誕生到死亡,從清晨到夜晚,從家庭到社會,始終穿戴著宗教的外衣。沒有一幢房子里沒有祭奉神衹的場所,沒有一天,沒有一餐膳食,沒有一場音樂會,沒有一次集會不帶祭祀,不帶對神衹的問候。人們遇到每一件活動,信奉每一次歡樂,遭遇每一場煩惱,無論是幸福的歡呼或是痛苦的顫抖時都會感到神衹就在身前腳后,都會渴望地呼喚他們。一切藝術、建筑、繪畫、造型、詩歌、音樂和舞蹈都圍繞并且服務于宗教,應宗教的需要而發展,連運動員和養馬人的體育比賽也是為了表彰神衹和英雄而舉辦的。”看來,古希臘人生活在一個虔誠的時代。人們無論把自己的眼光投向何方,在人類活動的一切領域內,他們都可看出人類是跟神衹的作用密切相聯的。甚至錢幣也鑄印神衹的外貌和象征,從而顯示其價值和神圣。盡管希臘人在他們的宗教儀式中表現出許多區別,可是宗教始終是他們最強有力的凝聚力。宗教文化久盛不衰,虔誠的宗教心理幾乎成為創造社會文化的源泉。自然,信仰應該是任何宗教的起源和核心。跟基督教相比較,希臘人的信仰并不建立在上帝的啟示以及顯明的教義上,它沒有必須履行義務的教條。相反,希臘宗教來源于堅定不移的信仰,信仰神衹是確實存在的。他們認為在生活中到處可以體驗神的威力。當然,在人們的意識觀念里表現神衹存在的形式是各不相同的。而且,在不同的時代,人們對神的認識和理解也不相同。古希臘人堅定地認為神是與世共存的。他們直到很久以后才慢慢地達成共識,把抬頭可見、伸手卻不可即的天空讓給神衹。從此,神衹不再跟陸地上的凡人混跡其中,他們各自占有活動的領域,形成了神衹和凡人的天地之別。考究神話的原意,其實就是“話”、“故事”、“消息”。在希臘人廣泛的語言習慣里,神話很快就區別于“邏各斯”,它意味著臆造的傳說或寓言,而“邏各斯”則表示經史實證明了的故事,或者指哲學見解。因此,邏各斯排除了一切傳說和寓言的成分。在希臘人的信仰領域里,神話意味著神衹般英雄的傳說和故事,是他們的形象信息。必須說明,這里的形象并不是外表的圖象,而是神衹們的氣質形象。因此,神話作為古希臘民族精神的產品,它對希臘人意味著一種高層次的真實表現,這類真實是無法核定的。后來,在歐洲啟蒙運動時期,歐洲人常把神話看作世人的臆造,可是希臘人卻堅持認為神話是神衹客觀存在的標志。神話在千百年的歷史長河里強化了神衹客觀存在的普遍認識。在神話世界中,神衹都以類似凡人的體態與人類相處,他們其實也被理解為人。因此,神話以及神話中塑造的神衹形象給人類的精神生活添加了巨大的影響。
  • 2014-04-26 06:31:26 奧德修斯的勝利
    在拉厄耳忒斯的莊園里,他們歡樂地用完午餐。但他們仍然圍著桌子,聽奧德修斯講述他的故事。最后他說:“我有一種預感,我們的對手正在城里準備對付我們。我們最好派一個人去偵察,看看外面的動靜。一個仆人站起來,走了出去。他還沒有走多遠,就看見一群全副武裝的人向莊園涌來。他驚慌地跑回來,大聲說:“他們來了,奧德修斯,他們已經到了莊園門口!你們快準備戰斗!”坐著的人趕忙跳起來,拿起武器。奧德修斯,他的兒子,兩個牧人,還有仆人的總管多利俄斯的六個兒子,組成了一支隊伍,最后年老的多利俄斯和拉厄耳忒斯也參加進來。奧德修斯領著他們沖出了大門。他們剛到門外,高貴的女神帕拉斯·雅典娜變形為門托爾,也加入他們的隊伍。奧德修斯一眼就認出了女神,他非常高興,更充滿了信心和希望。“這是什么日子啊,”拉厄耳忒斯喊道,“我是多么高興啊!我們祖孫三代人并肩作戰!”帕拉斯·雅典娜跑來對老人耳語道:“阿耳克西俄斯的兒子喲,你是我最看中的勇士,快向宙斯和他的女兒祈禱吧,然后勇敢地擲出你的矛。”拉厄耳忒斯立即向宙斯和雅典娜祈禱,并擲出他的長矛。長矛擊中敵人的首領奧宇弗忒斯的頭盔,穿透了他的面頰。奧宇弗忒斯跌倒在地上死了。奧德修斯和忒勒瑪科斯率領同伴們如憤怒的獅子沖入羊群一樣,向敵人突擊。他們用利劍和長矛刺殺敵人,幾乎把敵人全都殺死了。這時帕拉斯·雅典娜立即出來讓他們停止砍殺。她用神衹的聲音喊道:“伊塔刻的公民們,退出這場不幸的戰斗吧,趕快退出戰斗!你們已經流夠了鮮血,雙方立即停止戰斗!”雷鳴般的聲音震得敵人手中的武器都掉落在地上。他們望風而逃,向城里奔去,只希望保住一條命。奧德修斯和他的伙伴們聽到女神的聲音倍受鼓舞,他們揮舞武器向敵人追去。變形為門托爾的雅典娜走在最前面。可是,宙斯要求和平。這位萬神之父朝女神腳前降下一道閃電。女神停住了腳步,轉身對奧德修斯說:“拉厄耳忒斯的兒子,抑制你的好戰情緒吧!否則,無比強大的雷霆之主會發怒的。”奧德修斯和他的伙伴們聽從了她的勸告。雅典娜把他們帶到城里的市場上,并派使者去召喚市民前來集會。宙斯的愿望實現了。他們都平靜下來,消除了憤怒。變形為門托爾的雅典娜讓奧德修斯和人民訂立神圣的盟約。他們尊奉奧德修斯為國王和保護人。奧德修斯被歡呼的人群簇擁著回到宮殿。珀涅羅珀頭戴花冠,身穿節日的盛裝,帶領一群女仆從宮中出來歡迎。這對重新團聚的夫婦又幸福地生活了許多年。正如預言家提瑞西阿斯在地府中預言的那樣,奧德修斯到高齡才安詳地去世。
  • 2014-04-26 06:31:28 平息城里的叛亂
    伊塔刻的城里傳開了求婚人慘遭殺害的消息。死者的親屬從各方面涌來,奔向王宮。他們在宮院的角落里發現了一大堆尸體。他們大聲號哭,并揚言要為死者報仇。伊塔刻人把尸體抬到城外安葬。從鄰近島嶼來的人把尸體抬上船,運回故鄉安葬。然后,死者的父母兄弟和其他親戚聚集在市場上,舉行國民大會。參加會議的人很多,求婚人安提諾俄斯的父親奧宇弗忒斯首先發言。他哭泣著說:“朋友們,你們想一下,我向你們控訴的這個人,給伊塔刻和鄰近地區帶來多少災難和不幸啊!二十年前,他帶著我們英勇的年輕人,乘船出發。現在,船毀人亡,就他一人歸來。他回來后,又殺死我們民族中這么多高貴的青年。大家來呀,趁他還沒有來得及逃往皮洛斯和厄利斯之前,讓我們把他抓住!”在場的人看到他聲淚俱下,都非常同情他,正準備出發去追捕時,歌手菲彌俄斯和使者墨冬從宮中來到市場上。他們看到宮中還有兩個人活著,都很吃驚。墨冬請求發言,他大聲說:“伊塔刻的男人們,請聽我說。我敢發誓,奧德修斯做的這件事,是神衹決定的。我親眼看見一位神衹變成門托爾,時時保護著奧德修斯。就是這個神衹將求婚人殺死了。這是神意啊!”聽到使者的話,他們都很害怕。這時,預言家瑪斯托耳的兒子哈利忒耳塞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站起來說:“伊塔刻的市民們,請聽我說,現在發生的這一切事,都得由你們負責。過去,你們為什么聽任求婚人胡作非為?為什么不聽我和門托爾的忠告,放縱你們狂妄的兒子在宮里肆意飲宴,揮霍別人的財產,還要挾他的妻子呢?現在宮中出現的這場悲劇真是咎由自取。你們如果是聰明人,就不應該去追捕他。他只是為了家庭的安定,盡了他應盡的義務。如果你們違背神意,等待你們的將是更大的災難。”哈利忒耳塞斯的話剛說完,人群中騷動起來,形成了兩派:有的人贊同老人的意見,有的人支持奧宇弗忒斯的主張。擁護奧宇弗忒斯的人武裝起來,在城外集合。奧宇弗忒斯站在隊伍的最前面,準備為死去的親人報仇。帕拉斯·雅典娜在奧林匹斯圣山上俯視,看見一群人準備叛亂,于是,她來到父親宙斯面前,說:“萬神之父啊,請告訴我,你的決定是什么?你是想通過戰爭解決伊塔刻人的爭端呢,還是想和平解決?”“女兒喲,你想聽到怎樣的決定呢?”宙斯回答說,“你不是已經決定,并經我同意,讓奧德修斯回歸故鄉,并向求婚人復仇嗎?既然我已同意,你就可以隨意去做吧。不過,如果你想聽聽我的意見,那就聽著:奧德修斯已懲罰了求婚人,他永為國王,并在一個神圣的盟約中立誓。我們神衹應該讓死者的親屬忘記他們的痛苦,使他們像從前一樣,和國王友好相處,使伊塔刻王國繁榮昌盛。”女神聽到這話很高興。她離開奧林匹斯圣山,飛過云空,降落在伊塔刻的島上。
  • 第二天清晨,奧德修斯作好了出門的準備。他對珀涅羅珀說:“我們兩人已經飲完人生的苦酒,現在,我們闊別重逢,并重新成了宮殿的主人。你應該照看好宮中的財產。我現在必須到鄉下去,看看我的父親。求婚人被殺的消息遲早會傳出去,因此我勸你,最好跟女仆們暫時避開,免得好奇的人向你打聽。”說著,奧德修斯背上利劍,并喚醒忒勒瑪科斯和兩個牧人,他們三人也帶上武器。日出時分,奧德修斯和他們一起穿過街道,走出城去。帕拉斯·雅典娜降下一層濃霧,遮住他們。一路上,誰也沒有看見他們。不一會,他們來到年老的拉厄耳忒斯的美麗的莊園。這是他買來擴充祖業的第一座田莊。莊園的中心是一排住宅,周圍是廚房、馬廄、倉庫和耕種田地的長工們的住房。一個年老的西西里女仆在這塊寂寞的鄉下為主人料理雜務。奧德修斯來到門口,轉身對跟隨而來的人說:“你們先進去,殺一口肥豬,準備好午餐。我先到田里去,或許我的父親在那里耕作。我要看看他能不能認出我來。我會馬上和他回來的,然后我們再歡歡喜喜地用餐。”說著,他向田地走去,先到了果園,在這里他沒有看到一個園丁。他們都下地去砍伐樹木了,準備建圍籬。奧德修斯只看到他的老父親在整修葡萄藤。老人看上去像個長工一樣,身上穿了一件滿是補丁的骯臟的粗布衣服,腿上打著一副皮套,手上帶著手套,頭上戴著一頂羊皮帽。奧德修斯看到父親這副寒酸的樣子,心里很痛苦。他真想撲上去擁抱父親,吻他的臉頰。但他擔心父親會承受不了突如其來的歡樂,因此,他決定讓父親先有一點心理準備。他走到父親面前,小心地試探說:“老人家,你看來很精通園藝。葡萄、橄欖、無花果、梨樹、蘋果樹都照料得很好;花畦和菜畦也料理得好極了。只是有一點你忽視了,請恕我直言,千萬別生氣:你好像沒有受到很好的照顧,身上穿得破破爛爛的,而且很骯臟!你的主人不該這樣虧待你。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主人是誰?你為誰在料理果園?剛才我遇到一個人,他告訴我,這里就是伊塔刻。這難道是真的嗎?不過,剛才那個人非常不友好。我向他打聽我的一個朋友是否還在這里時,他愛理不理的,沒有回答我。我以前在國內招待過一個貴賓,他是伊塔刻人,并告訴我,他是拉厄耳忒斯國王的兒子。臨別時,我送給他許多珍貴的禮物!”奧德修斯善于編造故事。拉厄耳忒斯聽了抬起頭來,含著淚說:“善良的外鄉人,你的確來到了你想尋找的國家。不過這里也住著許多卑鄙而傲慢的人,他們貪得無厭,你即使用多少禮物送給他們,也難以滿足他們的欲望。你所要尋找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人世了。如果你真能在伊塔刻見到他,他將會怎樣盛情報答你對他的好意啊!但請你告訴我,你是什么時候招待這個客人的?唉,他是我的兒子,他現在像石頭一樣,沉在海里了。哦,我忘了問你,你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你的船停在哪里,你的同伴呢?”“尊敬的老人,”奧德修斯回答說,“讓我告訴你吧,我是厄珀里托斯,是阿呂巴斯的阿菲達斯的兒子。一場風暴將我的船從西卡尼亞刮到你們的海岸,它現在停在離城不遠的地方。你的兒子奧德修斯離開我的家鄉已有五年了。他臨走時非常高興,并有飛鳥預示了一種吉兆。我們彼此都希望常常見面,互贈珍貴的禮物。”年邁的拉厄耳忒斯突然感到眼前發黑。他用雙手抓了一把黑土,灑在他的白發上,并大聲悲泣起來。奧德修斯心痛欲裂,猛地朝父親沖上去,擁抱他,吻著他,并大聲說:“父親,我就是你所打聽的人!過了二十年我終于回到了家鄉。擦干你的眼淚吧,一切痛苦都已經過去了。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求婚人都被我殺死了。我是奧德修斯!”拉厄耳忒斯吃驚地注視著他,終于忍不住地喊道:“如果你真是奧德修斯,如果你真是我的兒子,就請露出一個明顯的證據,使我可以相信。”奧德修斯說:“親愛的父親,請你看看這塊傷疤吧,這是一頭野豬給我留下的傷痕。此外,還有一個證據:我想把你以前給我的樹木指給你看。當我童年時,你帶我去果園,我們走在果樹之間,你指著各種果樹,告訴我它們是什么樹。最后,你送給我十三棵梨樹,十棵蘋果樹、四十棵無花果樹和五十株葡萄藤。”
  • 2014-04-26 06:31:34 奧德修斯和珀涅羅珀
    歐律克勒阿急忙來到女主人的內室,走到珀涅羅珀的床前,欣喜地喚醒正在熟睡的珀涅羅珀,并對她說:“可愛的女兒,快快醒來。你日夜盼望的人已經回來了!奧德修斯已經回來了!他已將那些讓你擔驚受怕的求婚人全都殺死了!”珀涅羅珀睡眼惺忪地說:“歐律克勒阿,你在說胡話吧?你為什么用這種話把我驚醒呢?”“王后,請你別生氣,”歐律克勒阿說,“他們在大廳里所嘲弄的那個外鄉人,那個乞丐就是奧德修斯,其實,你的兒子忒勒瑪科斯早就知道了,可是,在完成對求婚人的復仇之前,他必須保守秘密。”這時,王后一骨碌從床上跳起來,抱住了老人,眼淚撲簌簌地滾落下來。“這是真的嗎?如果奧德修斯真的在宮里,他一個人怎能對付得了那么多的求婚人?”“這我既沒有看到,也沒有聽到,”歐律克勒阿回答說,“我們女仆都被關在內廷。后來,你的兒子來叫我時,我看到你的丈夫正站在一堆尸體中間。現在尸體已拖出去了。我把整個房子用硫磺熏了一遍。你不用怕,可以去了。”“那么,讓我們去吧!”珀涅羅珀說,她因滿懷著恐懼和希望而顫抖。她們走出大廳。珀涅羅珀默默地站在奧德修斯的面前,爐火在熊熊燃燒。奧德修斯垂著頭,看著地上,等待她先說話。王后又驚又疑,仍然沒有開口。過了一會兒,她好像覺得那是她的丈夫,但又感到他仍是一個外鄉人,一個衣服破爛的乞丐。忒勒瑪科斯忍不住了,幾乎是惱怒地,但仍然帶著微笑地說:“母親,你為什么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坐到父親身邊去,仔細看看他,并且問他呀!哪有一個女人跟丈夫分別二十年后,看到丈夫回來,還像你這樣無動于衷的?難道你的心硬似石頭,沒有感情嗎?”“呵,親愛的兒子,”珀涅羅珀回答說,“我已經驚訝得呆住了。我不能說話,不能問他,甚至也不能看他!可是,如果這真的是他,是我的奧德修斯回來了,我們自會互相認識的,因為我們都有別人不知道的秘密標記。”奧德修斯聽到這里,朝兒子轉過身子,溫和地微笑著說:“讓你的母親來試探我吧!她之所以不敢認我,是因為我穿了這身討厭的破衣服。但我相信她會認出我的。現在,我們首先得考慮一下其他的事情。如果一個人在國內殺死了一個同族的人,那他就得棄家逃走,即使他的權勢大,不怕有人來替死者復仇。現在,我們殺死了國內和附近海島的許多年輕的貴族,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我們該怎么辦呢?”“父親,”忒勒瑪科斯說,“你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這得由你作出決定。”“我愿意告訴你們,”奧德修斯回答說,“最明智的辦法應該是這樣的:你,還有兩個牧人,以及屋里所有的人,都應該先去沐浴更衣,而且要穿上最華麗的衣服。女仆們也該穿上最漂亮的衣服。然后,歌手彈琴奏樂。這時從門外走過的人一定以為我們這里還在舉行慶宴。求婚人被殺的消息便不會傳出去。同時我們準備到鄉下的田莊去,以后的事,神衹一定會告訴我們該怎么做。”不一會,宮里傳出一片琴聲和歌舞聲,門外的大街上擠滿了人,他們猜測說:“一定是珀涅羅珀選定了她的丈夫,宮里正在舉行婚禮呢!”直到傍晚時,人群才漸漸散去。奧德修斯在這段時間里沐浴更衣,并抹上香膏。雅典娜使他神采奕奕,矯健俊美,頭上鬈發烏黑,看上去像神衹一樣。他回到大廳,坐在妻子對面。“真是奇怪的女人喲,”他說,“一定是神衹給了你一副鐵石心腸。其他的女人,當她看到丈夫受盡折磨重回故鄉時,肯定不會這樣固執地不認她的丈夫。”“不理解女人的男人哪,”珀涅羅珀回答說,“我不敢認你,既不是因為驕傲,也不是因為輕視。我清楚地記得,二十年前奧德修斯離開伊塔刻時的樣子。好吧,歐律克勒阿,從臥室搬張床出來,鋪上毛皮,讓他就寢。”珀涅羅珀這么說,想試探一下她的丈夫。但奧德修斯卻皺起了眉頭,看著她說:“你在侮辱我。我的床沒有一個人能搬得動。它是我自己建造的,這里有一個秘密。在我們建造宮殿時,這地方中間有一棵橄欖樹,粗大得像根柱子。我沒有砍掉它,使這棵樹正好在我臥室里。等墻砌好后,我削去枝葉,留下樹干,上面蓋上天花板。后來,我把樹干磨得光潔,用它做了床的一根支柱,又安上雕著花紋、鑲著金銀和象牙的床架,再用牛皮繩做成繃子。這就是我的床,珀涅羅珀!我不知道它是否還在那里。可是我知道,如果有人想搬動它,就得把橄欖樹齊根鋸斷。”
  • 2014-04-26 06:31:38 懲罰不忠的女仆們
    奧德修斯看看四周,已經看不到一個活著的敵人了。他們都橫七豎八地躺滿一地,就像漁夫從網里倒出來的魚一樣。奧德修斯吩咐他的兒子把老乳媽叫來。她進了大廳,看到主人站在尸體中間滿身血污,兩眼射出兇狠的目光,像一頭可怕的獅子一樣,他的威嚴使她高興得幾乎哭起來。“你應當歡喜,”奧德修斯對她說,“但不要歡呼。凡人在死人面前是不能歡呼的!要他們死亡,這是神衹的決定。好吧,現在請你把宮中女仆們的情況告訴我,哪些人是不忠的,哪些人是忠誠的。”“宮中共有五十個女仆,”歐律克勒阿回答說,“她們中